從物種嫁接到詩學創造:李屏宜藝術作品初探

 

廖仁義(國立臺北藝術大學博物館研究所所長)

       能夠為李屏宜的展覽撰寫文章是一件非常愉快而且很有成就感的事情,這不但是因為她在國立臺北藝術大學讀書的時候曾經是我的愛徒,更因為我看見她過去的努力,也看見她未來將會達到的藝術成就。

       李屏宜具備了成為一個優秀藝術家的許多條件,即使她是如此年輕。她不但有著與生俱來對於世界的熱愛與敏銳的觀察力,而且在她的成長過程中,這個天份又在一個喜愛自然的家庭得到滋潤與鼓勵;更進一步的,在她日後的學習生涯中,又能進入許多位版畫大師門下親炙他們的嚴格訓練與專業引導;當然,最重要的是,她一直能夠秉持誠懇與謙虛的態度持續創作,讓她自己在作品的誕生過程中,不斷地發現生活的樂趣與生命的意義。

 

       1985年,李屏宜出生於臺灣花蓮。在父母親的耳濡目染之下,自幼投身自然景物,特別是熟悉植物的世界,也因此為她日後藝術創作的植物美學埋下了種子。依照她自己的陳述,她是在培植與觀察植物成長過程的經驗中,養成了一種研究的樂趣,進而這個樂趣也影響了她選擇版畫,因為版畫是一種能夠為她帶來這項樂趣的藝術媒材。從構圖、製版、調墨到印製的過程中,她發現版畫藝術能夠滿足她一步一步去親身體會探索過程的豐富細節。

       在經過學院的專業訓練之後,李屏宜獲得國立臺北藝術大學美術創作研究所碩士學位。這段學習生涯,她受教於版畫家董振平,也因此可以說是臺灣現代版畫大師廖修平的第三代弟子。這個師承的特色,在於結合現代藝術原理與東方人文精神,而李屏宜的作品也確實表現出這個特色,卻又增添了她自己這個世代的生活經驗。由於在版畫之中,她又以木刻版畫作為重心,因此,在這時期她曾有機會親自向來自韓國的兩位木刻版畫大師金益模與朴九煥直接請益,便又使她的創作技法在製版與調墨方面更加純熟。

​       如今,在木刻版畫的領域,她已經是一個正在嶄露頭角的明日之星。

 

       為了讓自己成為一個有個人特色的藝術家,李屏宜並不把植物美學只是當作一種理念,而是當作一個必須在創作過程中不斷反思與演化的體驗與思想觀點。她一方面積極磨練自己對於木刻版畫的認識與創作能力,但她並不會把自己關閉在狹小的視域之中,因而她另一方面也廣泛涉獵現代藝術與當代藝術思潮,更新她的思想見解,並開發自己的個人特色。

       在她發展植物美學的創作主題的過程中,一直有許多藝術大師帶領著她。法國十九世紀象徵主義畫家賀東(Odilon Redon),帶她進入夢境去看見彷彿散發靈氣的花卉;二十世紀旅法中國畫家常玉,也以簡約構圖中的盆花主題,讓她體會到繁華與凋零;當代美國畫家泰利.溫特斯(Terry Winters),則是讓她見識到一個版畫家也可以透過抽象表現主義的技法,將植物轉化為抽象的種子漂浮在空氣之中,刻畫當代人不明確的生命處境;而臺灣當代畫家楊識宏的植物美學系列,除了讓她領略到時間的流逝與生命的滄桑,也讓她學習到一個成熟的藝術家應該具備的感性與理性。

       在經過這些藝術大師的洗禮之下,李屏宜突顯出一個屬於她自己看待植物的觀點,也就是她所說的「嫁接」。

 

      「嫁接」(Pharming)原本是植物學用語,指的是在同種或不同種的植物之間所做的一種結合,讓此一植物發展出新的成長可能性。也因此,在植物的嫁接中仍然講究一種科學的邏輯合理性。然而,在李屏宜的藝術創作中,她卻賦予嫁接更活潑的意義。她不但讓不同植物之間發生嫁接,甚至還在植物與植物以外的生物之間發生嫁接,例如,讓植物與動物之間發生嫁接,讓自然界的生物之間發生比生物多樣性還要豐富的多樣性。如果說植物的嫁接是一種科學的嫁接,那麼李屏宜藝術作品中的嫁接則是一種詩學的嫁接;這種嫁接不表現科學的合理性,而是表現詩學的創造性。

       就是這種嫁接,讓我們在李屏宜作品中看見超現實的藝術意涵,但這種超現實意涵並不是像1920年代歐洲的超現實主義強調對於現實世界的顛覆作用,而是在於表達一種對於生命處境的自由想像。此外,這種嫁接呈現出象徵主義的特質,透過以物喻情,讓我們看見藝術家自己的生命態度,以及她在想像的過程中所經歷到的世界圖像;但這種象徵主義又不同於十九世紀賀東筆下的世界圖像,而是一種人類經歷工業現代性以後的世界圖像,所以增添了現代建築與日常生活的物件符號。

 

       在這次展覽中,李屏宜所呈現的大致都是2009年到2014年的作品,也就是她研究所後期以來的作品。她曾經將自己研究所時期分為前期的「複合生物」系列與後期的「家.自然圈」系列,雖然這次展覽沒有放進前期作品,但事實上就一個藝術家而言,那個時期的作品已經成熟。

       而這次展出的作品,既然是「家.自然圈」系列以來的作品,則是更為明顯地強調了自然做為人類歸宿的意義,增加了一種以自然為基礎的人文主義的精神。也因此,當我們觀看李屏宜的作品時,這些嫁接之後的生物圖像能夠讓我們感受到一種年輕世代的淡淡趣味與微微暖意。

       從她的作品中,我們發現,年輕世代已經比我們知道的還要成熟。我們應該鼓勵她們,前方的道路等待著她們去開拓。那裡,會有淚水,也會有掌聲。